北京新闻网,北京信息港,北京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北京在线 >

接管北京科兴控制权 未名医药深陷“打架门”

时间:2018-04-24 10:5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厂区大门起落杆被踩断 电动伸缩门被掀翻 办公大楼玻璃门被砸碎 车间被停产 4月19日 位于北京市北五环外的北大生物城 未名医药与下属子公司未名生物的参股公司北

  


  厂区大门起落杆被踩断、电动伸缩门被掀翻、办公大楼玻璃门被砸碎、车间被停产……4月19日,位于北京市北五环外的北大生物城,未名医药与下属子公司未名生物的参股公司北京科兴上演“全武行” ,多人受伤。

  未名医药4月16日晚公告称,因全资子公司未名生物的参股子公司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科兴”)拒绝提供2017年财务数据,公司2017年年报将延期至4月28日披露。深交所也发去《关注函》 ,要求未名医药说明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经营情况及内外部经营环境是否发生重大变化等问题 。

  北京科兴相关人士则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审计计划的具体安排不方便提供 ,而且,公司正常工作秩序已遭到严重破坏,原计划也不确定还能否如期执行 。

  上演“全武行”

  4月19日,王丽(化名)等未名医药相关职员来到北京科兴办公大楼准备新一天的工作。上午十点钟左右 ,“北京科兴的人来了”,突然一声喊 ,王丽连私人笔记本电脑都没来得及收拾,就跟同事匆忙从北京科兴办公大楼逃离 。

  约百十来人踩断北大生物城门卫处的起落杆,掀翻电动伸缩门,浩浩荡荡奔向北京科兴办公大楼 。其中,在人群中,约半数人穿着北京科兴的蓝色工装及白大褂 。“上二楼。”上述人员与在此把守北京科兴大门的几名未名医药职工发生冲突。随着冲突的加剧,玻璃大门被人群撞碎 ,多人受伤,其中,一名高大威猛的男子胳膊上还镶满了碎玻璃渣 。

  4月20日早晨8时许 ,北大生物城再次“热闹”了起来,数百名身穿黑色制服的人士整齐列队,堵住了北大生物城的进出口大门及北京科兴的办公楼。北京科兴相关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介绍:“(这些人)聚集在公司员工办公所在的甲肝疫苗生产楼周围进行演练,导致公司员工无法在甲肝疫苗生产楼内正常上班 。同时,(未名医药方面的人)仍占据着此前承诺还给公司的1号厂房 ,禁止公司员工进入厂房,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被迫继续停滞 。”

  未名医药董事长助理陶福武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这些人部分是我们为了维护北大生物城的安全而合法聘请的安保公司的安保人员。

  两天前的接管

  4月17日 ,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以北京科兴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对北京科兴下达了《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指令》 ,要求北京科兴原负责管理与财务相关文件资料及物品的工作人员 ,将涉及北京科兴的该等文件资料及物品移交给潘爱华及指定人员 。

  “已经全部接管了 。”4月17日午间,未名医药副总裁张敏学在回完中国证券报记者信息后 ,就去忙着后续接管北京科兴事宜。

  北京科兴相关人士则向中国证券报记者介绍:“4月17日 ,由未名生物委派的北京科兴董事长潘爱华与几十名身份不明的人士,强行进入北京科兴办公室,限制总经理办公室、财务部等相关人员的人身自由,并试图强行控制北京科兴的公章、法律文件、财务章、财务文件和财务信息系统 。”

  “4月10日左右,未名医药全资子公司未名生物聘请的审计机构明确告知未名生物,由于无法取得北京科兴财务资料及无法进场审计,已经无法在4月30日之前出具审计报告 。然而,北京科兴以各种理由拒绝提供财务资料和拒绝审计机构进场至今。”陶福武解释称,北京科兴以各种理由不给资料和不让进场审计  ,明显是被合法免职的原高级管理人员尹卫东、王楠等对未名医药的违法报复行为,企图让未名医药遭受证监会严重处罚 。

  对于拒绝提供财务资料事宜,上述北京科兴相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科兴控股从未拒绝向其少数股权股东——未名医药的全资子公司未名生物提供北京科兴的财务数据。北京科兴会在2017年年度审计完成后,将经过审计的财务数据发送给其少数股权股东。在未名医药发布上述误导性公告之前,北京科兴已经明确向未名生物说明了北京科兴的审计时间安排及提供审计后财务数据的计划,并就未名生物提出的信息获取要求做出了回应。

  年报披露延期以及对北京科兴的“失控”,引起交易所关注。4月19日,深交所对未名医药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是否对北京科兴具有控制权 、是否需将其纳入未名医药合并报表范围,以及北京科兴拒绝提供2017年度财务数据及资料的具体原因和已采取或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关于财务等相关资料交接的最新进展 ,陶福武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还没有交接  。核心财务资料已经被王楠非法盗窃、隐匿 ,资料不在公司,连存储数据的服务器都被北京科兴原高管王楠他们盗走了。”

  不过,北京科兴相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公司的重要法律文件、财务文件及公章等按照规定妥善保管,不存在藏匿 。

  核心资产争夺

  从2016年初开始,以北京科兴总经理尹卫东为首的北京科兴管理层买方团和未名医药买方团轮番掀起对科兴生物的私有化要约收购。两年来 ,这起私有化要约收购并未落下帷幕 ,反而越演越烈 ,以至于爆发冲突 。

  陶福武表示,按照未名医药方面的理解 ,根据北京科兴公司章程及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潘爱华为北京科兴的永久董事长及法人代表 ,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北大未名”)及董事长潘爱华对北京科兴具有多项“一票否决权”,其中包括总经理的任免 。

  不过,北京科兴相关人士表示,我们有自己的记录和判断,但是我们现在不想就历史问题再纠缠。

  资料显示,未名医药是北大未名旗下的生物医药平台 ,其在2015年借壳万昌科技上市。而北京科兴由北大未名等企业于2001年合资成立 ,经过多番股权变动 ,目前 ,未名医药持有北京科兴的股份比例为26 .91%,在美上市公司科兴生物通过香港全资子公司持有北京科兴的股份比例为73.09%。

  北京科兴是科兴生物的核心实体,也是未名医药的重要利润贡献者 。

  北京科兴目前的核心产品为EV71疫苗(手足口病疫苗)。截至目前,包括北京科兴在内 ,仅有三家企业的EV71疫苗获批生产。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数据统计 ,EV71疫苗2017年合计批签发1492.28万支,其中,科兴生物批签发280 .45万支 ,占总批签发量的18.79% 。2017年上半年 ,北京科兴对未名医药贡献6227万元的利润 ,约占未名医药利润总额的三成。

  除了核心产品——EV71疫苗之外 ,北京科兴目前在研产品项目中 ,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于2014年5月获得临床批件,2017年5月申报生产;sIPV疫苗(预防小儿麻痹症)于2015年年底获得临床批件并开展研究,目前已完成临床Ⅰ/Ⅱ期研究。

  “要实现成为中国最大的疫苗企业  ,北京科兴是重要的一部分。把现有的三款疫苗做好 ,北京科兴的营业收入将是百亿元。”潘爱华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公司正常化迫在眉睫。

  (原标题:接管北京科兴控制权 未名医药深陷“打架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