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线,北京新闻网,北京信息网,北京信息港,北京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北京地图 >

北京地铁“乞讨地图”背后的处罚难:乞丐没钱

时间:2018-07-19 04: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地铁综合治理,劝阻乞讨人员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市轨道交通执法大队获悉,轨道大队成立三个多月以来,已经制止地铁乞讨三百余起。轨道大队透露,1、2、4

地铁综合治理 ,劝阻乞讨人员

  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市轨道交通执法大队获悉,轨道大队成立三个多月以来,已经制止地铁乞讨三百余起。轨道大队透露,1、2、4、5、10号线仍为乞讨人员较为集中的线路 ,末站连通郊区的地铁线路和环线地铁构成了乞讨者的位置“地图”。乞讨者以甘肃和河南户籍的人为主,暑假带孩子来乞讨的行为有所增加。乞讨者的流动性、“没有钱”也给行政处罚带来了难题。

  雍和宫

  现状

  地铁总结“乞讨地图” 环形地铁是“重灾区”

  北京市轨道交通执法大队近日向北青报透露,地铁禁乞令实施后,尽管整体上地铁乞讨卖艺的现象减少了,但一些重点线路,比如多个站点客流较大的线路,乞讨人员仍比较集中。乞讨卖艺、散发小广告等违法行为主要集中在1、2、4、5、10号线。2号线和10号线因为是环线不用换乘,比较方便;1号线、5号线和4号线的末端分别在苹果园、天通苑和大兴的部分村镇,乞讨人员集聚。此外,乞讨人员也会选择人比较多,但并非异常拥挤的线路。

  “比如我们前期调研,13号线的工作人员说沿线几乎没有乞讨人员,因为早高峰客流压力大,乞讨人员根本上不去。”李海涛介绍 。

  此外 ,乞讨人员也会根据沿线情况流动 ,比如国贸地区有钱的白领比较多 ,乞讨人员就常去。而2号线的雍和宫逢初一、十五更是乞讨人员集聚的地方,乞讨人员利用信佛者心善的心理更容易要到钱。

  现场

  西四站查到乞讨熟面孔 送出站外没有?

  日前,轨道大队联合公交总队 、地铁保卫部门共40余人前往地铁多条线路进行联合检查。北青报记者跟随几名执法队员在地铁四号线西四站进行日常的检查 。刚登上一趟列车,就看到一位身有残疾的中年女性佝偻着背部,手臂上挎着一只白色纸袋,正在向地铁上的乘客行乞 。执法队员立刻走上前亮明身份,将乞讨者带下列车。整个过程不超过1分钟,由于行动迅速,有乘客举起手机拍照。

  由于乞讨者面部有大面积烧伤 ,手部关节残缺,特征比较明显,执法队员郝振亚一眼就看出这是熟面孔。“我曾经一天就给她开过两次行政警告罚单。”

  几名执法队员一边检查她的证件,一边说:“地铁上乞讨卖艺是违法的,下次不要再在地铁里乞讨了。”乞讨者出示的证件显示 ,她来自河南农村,患有肢体残疾。这名乞讨者表示,在此前的一起事故中,自己被汽油爆炸炸伤,成年的儿子也死亡 。之后她又生了两个孩子,分别只有三岁和五岁 ,因为手指也被炸断了,没有地方让她上班 ,只能乞讨为生。

  根据询问 ,这名乞讨者从早晨10点从大兴暂住地开始乞讨,半天的时间袋子里就有40多元钱 。“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有200元的收入 。”乞讨者说,每天的收入都是纯收入,因为为了节约开支,她从来没买过票,都是贴身跟着乘客从闸机进来的。

  取证之后,执法队员将她送出地铁站 ,也并没有罚钱 。“针对乞讨者罚钱真的困难 ,他们身上一般都不带钱,就是真的有 ,如果罚了,也容易有极端行为 。”

  “很多乞讨者可以说是屡教不改,像这一次的人就不是第一次行乞,经常是刚被罚完又再次进站,所以必须将法律解释清楚并且将他们送出站外 ,才能起到一定威慑作用。”执法队员之后告诉北青报记者。

  调查

  甘肃岷县和河南民权乞讨者占半壁江山

  据轨道大队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制止乞讨卖艺过程中 ,也遇到一些群众不理解 ,认为乞讨者本身是弱势群体的现象。但从实际查处的情况看,乞讨者职业化现象明显,很多乞丐并不贫穷。

  据介绍,从实际查处的情况看 ,乞讨人员主要分为以下几类:一类是经济落后地区的老弱人员长期在地铁内以乞讨为生;一类是带小孩在地铁内利用未成年人乞讨;一类是假装残疾人员或健全人带残疾人在地铁内乞讨。

  这些乞讨人员从地区来看,主要集中在甘肃岷县和河南民权县 ,这两个地方大致占据乞讨者半壁江山。在查处中,询问乞讨人员是否需要救助时,被以没有收入为理由拒绝 ,选择继续乞讨。

  尽管整体来说乞讨者在地铁内有减少的趋势,但暑期也出现了回弹 。执法队员杨毅介绍,尽管并没有一个权威的数据统计暑期带娃乞讨人员,但实际执法中确实感觉到暑期有人员专门带娃来地铁乞讨的现象 。

  “7月下旬,我们进行集中检查 ,全天盯着10号线,结果仅一天的时间在10号线就发现20对带娃乞讨的人。”杨毅说。

  执法人员发现,尽管是带娃乞讨 ,但大人并不出现,而是隐藏在地铁站的某处,待孩子要到钱后再交给他们。由于无法对孩子进行处罚,执法队员只能远远跟着孩子,才发现大人躲藏的位置。

  数据

  三个月制止乞讨300起 坦言禁乞难在处罚

  据介绍,乞讨卖艺人员对轨道交通安全运营造成一定的危害。一方面 ,车站、车厢是密集场所 ,空间狭 。蛱致粢辗涟丝土鞫桶踩枭 ,影响轨道交通运营秩序;另一方面 ,车站、车厢属于公共场所 ,乞讨卖艺人员影响乘客的乘车舒适度和感受,特别是一些乞讨人员拽乘客裤腿  、跪地磕头  、播放高音喇叭等强行乞讨的方式,严重干扰了车内秩序。

  自5月1日轨道大队成立以来 ,共制止轻微违法行为870余起,行政处罚违法行为50余起  。其中,仅制止乞讨行为就超过300起,行政处罚40余起 。

  不过执法人员也坦言 ,尽管乞讨行为并不是很难查获,难在处罚。“真正能处罚乞讨者的情况很少,他们兜里都不带钱,真的不给钱,我们也不能怎么样。只能给予行政警告处罚,转身他们就又回来乞讨了。”

  应对

  轨道大队新招115名社会督察员

#p#分页标题#e#

  据轨道大队副大队长李海涛介绍,成立初期 ,具有行政执法权的人员不足百人。今年7月 ,轨道大队新招的115名社会督察员已经全部到岗 。轨道大队执法综合科杨毅介绍,周一周五两天从早高峰开始 ,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其余日子根据各个站的客流情况时间不同 ,但都能保证每天执法在八个小时以上。

  李海涛介绍  ,执法三个月以来,轨道交通内乞讨行为明显减少。“如果是一两次且没有什么前科 ,主要是行政处罚 ,如果多次被查到 ,就会被转移到公安机关进一步处置。”本版文/本报记者 刘珜

  实习记者/张楚乔 摄影/本报记者 郁骁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